小张的信

2019-6-13 liukai82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2) 浏览(10)

贴图存证

2018-11-5 hello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0) 浏览(323)

与我同龄的爸爸

2022-10-19 liukai82

我看一本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出生于五十年代,我就想,那这个人现在多大岁数了?六零,七零,八零,九零,零零,一零,二零,这个人现在也就七十岁左右。那他跟我爸岁数差不多啊,也就是我爸在九十年代的时候,也是四十多岁,与我现在年龄相仿。

而今我四十多岁了,却和爸爸当年的日子大不相同。


九十年代的我处于十到二十岁之间,上小学的后半段和初中高中。

四十多岁的爸爸,生活在一个小县城,住着他的爸爸给他的土坯房。在八十年代初期,这房子还不错,等到爸爸四十多岁的时候,县城里已经有零星的住宅楼,平房也多是砖的,土坯房已经很寒酸,还得年年修修补补。

四十多岁的爸爸,快下岗了,已经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没有开支,在厂里上了半辈子班,除了修工业缝纫机,他也没什么手艺和能耐,他蹬过港田(载人三轮摩托),挖过排水沟,也仅仅是挣点零钱,都没干太久,日子推着过。

四十多岁的爸爸,老婆在纪委上班,在这个小县城里,爸爸妈妈的收入和社会地位相差都挺多,在家里妈妈主事,爸爸负责干力气活,盖仓房,修炕,修水修电,冬天运煤,这都是爸爸的活,妈妈干活比较差劲,也就能给爸爸打打下手。爸爸是瓦匠,木匠,力工。。。。爸爸是一切工种。

四十多岁的爸爸,有个十多岁的不懂事的儿子,学习中游,也不知道努力,考啥样算啥样。


后来那个十多岁的儿子长大了,上学了,参加工作了,结婚了,生子了,离婚了,也四十多岁了,就是我。

四十多岁的儿子,住着十多年前爸爸妈妈凑钱买的旧楼房,新的时候是旧的,现在是更旧的。

四十多岁的儿子,做过一点小生意,种种原因,到头也是一场空。

四十多岁的儿子,上着一个国企的班,只是一个小职员,也没什么升级的前景和欲望,月月挣着几千块钱。

四十多岁的儿子,离婚了,孩子归前妻了,自己一个人生活,带着一条小狗,上上班,睡睡觉,看看电影,滑滑旱冰,看上去还挺悠闲的,其实心里也挺没底的。

四十多岁的儿子,又搞了个靠谱对象,大的方向一片光明,但人过中年,需要面对的事也挺多,而时间和精力也都挺紧张的。


四十岁的儿子和女朋友,经常去看住上高楼的爸爸妈妈,七十岁的爸爸妈妈。爸爸一如当年,退休工资仅仅是妈妈的一半,妈妈仍然主事,爸爸仍然出力干活,住楼房没那么多活了,爸爸的主要工种是电瓶车司机加厨师。

爸爸妈妈觉得生活挺好,是啊,跟四十多岁时比,除了没有院子,别的都挺好。


四十多岁的我,和四十多岁的爸爸相比,生活条件好了很多,工作没那么累,也没那些挤干了血汗仍一筹莫展的难题。

但是我就觉得,像是不如同龄的爸爸的日子过得踏实呢?

评论(0) 浏览(57)

日出

2022-9-2 liukai82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我和小张同学看了一次日出。


这是小张同学的提议,我只是附议。不过我觉得这个提议挺好,听起来又文艺又随便。说它文艺呢,因为日出是一个很美很安静的景色,又不像去景区一样熙熙攘攘千篇一律,说它随便呢,是因为日出天天有,只要找个合适点的位置几乎天天能看,只不过平时的我们,或梦或醒,为吃为穿,没想起来去看看更遥远的星空。


2002年7月8日,我俩决定早点睡觉,明早去看日出,天气预报说明天日出时间是四点半,我们准备三点出发去海边。

其实睡的并不早,我俩住一起的时候很少,就没早睡过,睡觉的时候就十二点了。。。。


我们三点出发了,开车到大街上,大雾,能见度很差,我俩对视:这还有去的必要吗?眼前的路都看不见,何况看一亿五千万公里以外的东西呢?

然后我们还是决定继续前进,毕竟三点起床的时候不多,就算看不见日出,就当出来看看黎明吧。


走着走着,雾散了,我们大概四点到锦州港,又用了二十分钟左右,找到了我们认为最合适的位置——一个塔顶。

这时天已小亮。


几分钟而已,日出开始了。

我们拍了几张照片的时候,日出完成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今天我才第一次认真地看到日出。

日出不是我想的那样,在黑夜中或者黑夜褪去的时候出现火红的太阳。日出的时候,天已经很亮很亮了。

日出也不是出现在地平线或者海平面上的一个巨大的红饼,太阳很小,我看到太阳的时候,它在半空中,从云层里一点一点升起来,而不是我想象的我的面前出现一个遮天蔽日的大家伙。如果是我想的那么近,我一定会马上变成烤肉。

日出太快了,我以为这么神圣的天文现象,会让人有一个惊叹——放空——大彻大悟的过程。实际上,从一条切线到一个圆,十分钟都不到。


看完日出以后,我俩来到海边,正好退潮,有几个当地人在挖蚶子和抓螃蟹,我俩看了会热闹,发现他们确实小有收获,可我俩没有工具,六点多,天也热了起来,我们就往回走了,放蚶子和螃蟹们一马,善哉善哉。


回来的路上,在锦州港附近早市吃了个早饭,虽然是海滨地区,群众们的早饭也是油条豆浆,并不是生猛海鲜。

回到市里,经过我妈家小区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叫上爸妈一起去了附近的一个农村小集市,这破集,一点集市的气氛都没有,一点小时候作文选里《今日见闻》描写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改革开放市场繁荣的场面也见不到,连个卖猪娃的也没有,更别提农民伯伯大声赞美党和国家的好政策。。。。


送爸妈,心满意足地回家睡觉。

我们起了个大早,努力地成功地参与了日出。也许太阳本来心情不好,昨晚决定以后都不露面了,可今早看到我俩这么期待,太阳就又高兴地出来了。

我们就这样,拯救了世界,陶冶了自己。

评论(0) 浏览(108)

最后一面

2022-6-25 liukai82

一年前浩哥得心梗的那天下午,已经下班了,我们两个像往常一样,在门口抽支烟再走,抽完烟,他说你卡给我不?明天你可以晚点来。我说那给你吧。我们就各自回家了。第二天早上,他并没有帮我划卡,而是已经在医院完成了支架手术。之后我们又有很多次在一起抽烟、喝酒、扯犊子,像以前一样。但是那天晚上,如果他没被抢救回来,那个普通的下午五点在一起抽普通的烟,就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

一年半前,周一上班,听说马哥上周五晚上突发病,可能是脑梗或者脑出血什么的,但是不严重,已经抢救回来了,而且因抢救及时,状况很好。周二下午,马哥去世。元旦前几天,我们同事几个在单位门口抽烟,马哥来办事开车出来,看见我们几个,摇下车窗和众人打了个招呼,这是我和马哥见到的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这四个字,看起来那么沉重,其实呢,并不是像电影电视里那样的生离死别,离别的两个人沉默着,或犀利或黯然或留恋或无奈的眼神,预兆着生死两茫茫的悲壮。一支烟,一呲牙,稀松平常,明天我们还能再见,未来还很远,我们还能在一起工作十几年,退休了还能在一起喝酒。谁能想到扬长而去的彼此,已经见完了最后一面呢?

我的小学同学们,几乎还会在一起上初中,我的初中同学们,有些还会在一起上高中,不上高中的也都在本县就业,就那么个小县城,就那么几个小学几个初中四个高中一个职高,谁家到谁家也不过是骑车子十分二十分钟的距离。我的高中同学们上了大学,分开不过四五个月,到了寒暑假又都回家来了。我的大学同学们,虽然各奔东西,当年也都是住在我上铺的兄弟。现在在微信群里,几个微信群一年到头也就是过年大家说几句不走心的拜年嗑,说咱们同学多少年没见了,回来打电话我安排哈,我电话13888888888。。。。像他们都混得多好似的,吓得我这样的破号持有者都不敢吱声。。。。他们都说“混”这个词,表现出他们都不经意间随随便便的一“混”就“混”的挺好,而我这样没“混”的,“活”的都费劲。。。。真是好多年没见了,其实,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毕业的那天,就见完了最后一面,再说那些臭氧层子也没啥用。

评论(0) 浏览(168)

大使的早餐-海鲜牛扒荷包蛋焖面

2022-5-22 hello

mmexport1653197951992.jpg

评论(0) 浏览(200)

《断头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读后感

2022-5-15 liukai82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茨威格

这句话太出名也太深沉了,我一直都怀疑这是茨威格写的还是后人甚至是网络段子手杜撰的。直到我自己把这书看了,看到这一句话,我才明确这句话的出处和来由,同时感到这书写的太好了,我要是早点看这书就好了,这么好的书,看晚了,就有点虚度光阴的遗憾感,不过所幸的是,我还是看了。

书写的好是不用说了。

我最大的感慨是,人生不过百年年,茨威格才活了六十来年,他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的呢,效率实在是太高了。

茨威格和王后并不是同一个年代的人,相差约一百年。

茨威格的童年,我想肯定也和其它小朋友的童年差不多,热衷于跳皮筋弹玻璃球什么的。

就算他从初高中开始研究王后的历史,他所有剩下的时间也不过四十多年,而且他还有很多其它作品。

那时候可能还没有录音,更没有录像,当事人也都没有了,就算他尽其所能地参考文献,或者去找当事人的后代们了解当时的状况,又能有多少可参考的东西呢?

他居然写出了王后几乎从生到死的所有经历,发生重大事件的每一天,每一刻,甚至每个人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

就算这里有虚构的成分,有茨威格自己的想象,但应该毕竟是历史,起码是接近历史。

而我连我自己的事也记不住啊。

我好崇拜他。

评论(0) 浏览(207)

五一日记

2022-5-14 liukai82

2022年五一劳动节,4月30日——5月4日放假。


4月29日晚上,小张同学来我这里住的。4月30日,假期第一天,我俩去早市,吃饭,买菜,还给阳台补充了一些植物,回到家,我俩把阳台种植的工作完成。下午,去她妈妈家吃饭,回家时邀请她妈妈来我家看看,她妈妈说,不行,疫情期间,出来时间长了她爸爸不让。。。。世界已经危机到这个程度了吗?我怀疑老头是不是《行尸走肉》看多了?老人们的想法有时候真是可乐又可爱。。。。回家,遛狗,睡觉。

微信图片_20220514235648.jpg

5月1日,是最有意思的一天,我们去我妈家,接爸爸妈妈一起去了世博园。进去没走多远,妈妈走不动了,我和小张同学花一百块钱租了一辆四人自行车,因为自行车数量有限,我们只租到一台别人不要的左前轮车轴有毛病的,骑起来咣当咣当梗哒梗哒,像火车一样。一百块钱啊,我挺心疼的,那个新车估计也就千把块,我感觉吃了大亏了。。。。而且我非常担心走着走着车轱辘掉了,那多扫兴啊。我俩骑着这个火车,带爸爸妈妈逛了一大圈,所幸除了半路车链子掉了一次,并没出其它问题。修车链的时候,我们丢失了挖的野菜,不过半路发现有个秋千,我和小张同学去荡秋千的同时,爸妈发现这里野菜质量更好,又挖了一袋。。。。我们四个人,一起荡秋千,都很开心。我感觉我妈觉得特别幸福,今天我爸也非常配合(我爸是非常不爱玩的),还推着我们荡秋千,场面非常和谐。成功地绕世博园一圈,我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个火车总算没半路罢工,而且从效果来看非常值得,如果没有它,我们(尤其是我妈)完成世博园一圈的路线那完全不可能啊,一百块钱,实现了一个美梦!我非常感谢小张的想法和一起蹬车的体力付出,如果没有她,我不会有勇气和兴趣去租车,就不会有这么完美的旅行。从世博园出来,我们去海边逛了逛,还在海鲜市场买了点蚶子和海螺,我爸妈可能都没见过纯卖海鲜的市场,其实我也没见过,我们都感觉挺新鲜,有一种螃蟹,眼睛像是长在背上,我和小张同学都感觉它们非常可爱。回到市里,我们一起在饭店吃饭后和爸妈分开,我俩回她家探望了一下猫,又回家遛狗睡觉。

微信图片_20220514235950.jpg

微信图片_20220514235824.jpg

微信图片_20220515000408.jpg

5月2日,我俩在家呆了大半天之后,在我的极力忽悠之下,小张同学两次学开车直到半夜。小张同学学开车的情绪很不稳定,一会咬牙切齿一会急头白脸,半夜我得出的结论是,她爱学不学吧,反正意义也确实不太大。

微信图片_20220515000720.jpg

5月3日,我俩和两个亲同学出游,第一站去了南岭,这是昨天刷抖音看到的。到那才知道,这是个大矿坑,可能也就是采石留下的,看着倒是挺好看,微型的山青水秀,我们四个第一次同框照相。水边有无数小蝌蚪,我第一次见这么黑的小蝌蚪,又是在这么清的水里,看起来效果好极了。第二站去了苹果园,买了点苹果,溜达溜达,回市里吃饭,又去他俩家睡觉。晚上回家,遛狗,睡觉。

微信图片_20220515000848.jpg

5月4日,我下午要去和前妻和孩子露营烧烤,小张同学陪我去马家市场买了些食材,我把她送回家,就去找孩子了。在没修完的滨河路西头野地里,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已经呆得抓心挠肝的杨璐,我偷摸和杨璐说,你别走,你走了我俩多尴尬呀。。。。烧烤结束,杨璐走了,他俩还想玩玩别的,我说我看抖音上看到南岭挺好的,被前妻鄙视了,我很惭愧,更没敢提哎妈呀昨天我们四个还觉得不错呢。。。。在前妻和孩子的带领下,我们去了个荒废的游乐场。我们没找到去游乐场的路,简直是趟着一个小河过去的。荒废的游乐场也挺有意思,有一段旧火车,还有一些旧的娱乐设施,看着挺有末日气氛的,尤其是有个很大的秋千,可以站着荡,可惜我们没玩几下,就被打更的老头发现撵下来了。。。。我们就各回各家了。我顺路去小张那里,喊她下楼,向她展示了我满是泥水的下肢。。。。遛狗,睡觉。

微信图片_20220515001018.jpg

5月5日,上班了,假期结束了,这个假期很开心。接下来这周只上三天班就又周末放假了,虽然只有一天,感觉也很开心。

忽然想到,上三天,休一天,开心啥啊,是不是傻?平时一周上五天,休两天,才相当于二点五比一呢,现在明明是亏了半天。。。。

评论(1) 浏览(208)

删除照片

2022-4-6 liukai82

我昨天几乎一夜都在删除手机上的照片。

我想更换一个手机用,更换之前要整理一下原来手机上的各种图片和照片。

删除照片可真是一个回望的过程啊。

有工作的照片,钢筋混凝土,那些建筑从无到有,我的工作从有到无。

有和前妻出去旅游的照片,看起来跟能白头到老似的。

有孩子的照片,笑得无忧无虑。

有经营超市的照片,有繁华的,也有苍凉的。

有买超市空调订单的截图,有空调安装在店门口的样子,也有卖空调的对话截图。

有拍照卖超市小票打印机,从最初的收款台机到后来的一体机。

有新超市楼上安牌匾的照片。

有新超市办外卖时拍的营业执照。

有猫和狗的照片。

有前妻和别人聊天的照片。

有离婚时办手续的资料照片。

有离婚后家里乱成一团的照片。

有我自己在晒台上种植物的照片,狗在晒台上晒太阳。

有小张给狗挠痒痒的照片。

有晒台上冬天下满雪的照片。

有我和小张躺在沙发上的照片。

有我俩吃火锅时停电的照片。

有盛燕吃饭时的照片。

有我和小张去滑旱冰的照片。

有小曾发来的图片。

有我保存的一个特别可乐的快递买游泳圈的搞笑视频。

有我抱着小张家小白狗的照片。

有我爸妈坐在沙发上的照片。

有汽车上牌的照片。

有卢胜勇躺在沙发上的照片。

有我网购刷单的订单好评截图。

还有我背后长毳毛的照片,哈哈。。。。


看这些琐碎的照片真挺有意思,有的尚有模糊的记忆,有的完全陌生,有的历历在目,有的像仅仅是梦,非常感慨,非常神奇。

评论(0) 浏览(308)

滑旱冰

2022-3-24 liukai82

2021年末,我第二次滑旱冰。这时,离我第一次滑旱冰,过去了,20年,或者是21年。

我上大学才知道滑旱冰这回事,以前没见过。安达的校园里,在第七宿舍向北走大概二百来米,是一个小旱冰场,旱冰场东边是体育馆,旱冰场西边是自行车棚。

体育馆很旧,像一座破旧的甚至废旧的厂房。因为我是个体育绝缘体,有关体育的场所,对我来说都是神秘的,在我心里,那就像一个有卫兵把守的军事基地,靠近就会被训斥笑话出丑,所以我从来没有进过那个篮球馆。

自行车棚我倒是经常去,我的自行车没丢的时候也放在那里,车棚里边很大也很黑,很多很多自行车在里边,很乱,有一些没人骑甚至没人要的自行车也掺杂其中,就这样,那个车棚居然还是收费的。


旱冰场在体育馆和车棚中间。

旱冰场很不专业,也就能有四五百平吧,地面只是火烧板或者大理石的而已,租鞋滑一次好像是两三块钱。走过路过,刚上大学的我第一次见人穿着这带轱辘的鞋滑来滑去,一只鞋有四个轱辘,两只鞋有八个轱辘,看起来比汽车还稳当。我赶上个周末也去尝试八个轱辘,本以为是行云流水,没想到是举步维艰。。。。

人呐,脸皮厚度跟年龄心智挂钩。

初中以前,不懂事,不要脸,小孩子,不管是学习、长相、家里条件、爹妈职业,形体姿态,自我或彼此之间都不在乎。

初中开始到自己的孩子上学之前,半懂事不懂事,要脸,比成绩,比长相,比家里条件爹妈职业,比异性眼光,比工作好坏比职位高低房子大小车子贵贱,自我或者彼此之间都在乎的不行。

自己的孩子上学之后到死,懂事,不要脸,为家庭,为亲人,都玩了命了,自己是不是驴那都无所谓,只要有技可穷就行。

第一次踩着八个轱辘的我正处于脸皮进化的第二阶段,看别人都滑得挺溜的,自己跟头把式地摔了几个跟头,就立刻羞愧的恨不得带个头套落荒而逃,从此走路都远离旱冰场,生怕自己摔跟头的丑态被记入人生档案。


一晃二十来年过去了,像电影出了一行字幕,就一切都变了。

离婚以后,有时周末带孩子玩玩。2021年的冬天,外头挺冷的,我俩也没啥地方可玩,瞎逛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个旱冰场的招牌,我俩就去了,我第二次,儿子第一次。

专业的四线小城旱冰场,大了一点,有灯光,有音乐,有塑料地板,陪孩子玩,20×2=40(元),对我来说也挺贵的,但是相比别的游乐场啥的还是便宜不少。

和二十年前相比,已经有单排和双排鞋可以选择,从外观上分析,我为我俩都要了双排鞋。

我们玩了三个小时,还算成功,因为我俩分别处于脸皮进化的两端,两个不要脸的人一下午跟头把式的挺开心,而且我看别人滑得行云流水,很是羡慕,我也想掌握这项技术。

自此以后,我带孩子的时候就忽悠他来滑旱冰,这里不冷也不太贵,还能运动运动。几次下来,我非常喜欢滑旱冰,有时候自己也想来玩,就办了次卡,后来又忽悠小张同学一起滑,又买了鞋,办了年卡。在旱冰场里跟孩子们比,我已经算是风烛残年了,但我也学会了简单的滑行。

小张同学在我的忽悠之下,陪我一起来。她以前也没玩过,胆很小,进步很慢,挺开心。

我真是没想到,我的生活中会有滑旱冰这么个愉快的经历,完全在想象之外,而且是那么愉快。


插曲1。

2021年12月,久不联系的小曾同学突然告诉我她婚姻的阴暗面,我们聊了许多,我说我学习滑旱冰,她非常羡慕我的充实和无聊,我更感到,在我们这个年纪,能有滑旱冰的心情,已经是非常宝贵了。


插曲2。

2022年3月,也就是现在,因为新冠肺炎,旱冰场停业了。快营业吧,快营业吧,我好想去玩,我可是年卡会员呢。

评论(0) 浏览(326)

最强大脑

2022-2-27 hello

813BD=813BirthDay 开心!开心!

评论(0) 浏览(326)

算命

2022-1-16 liukai82

2021年过去了,2022年来了。
2021年发生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我离婚,工作了12年的单位把我解聘,其实不好的大事也就这两样。
2022年刚开始,我被分配到极不遂心的工作。我买了个车,没货,订货,厂家停产。
我忽然觉得,这他妈的怎么这么不顺当呢,我是不是该算个命?

半辈子了,我不信封建迷信,不信报纸新闻,不信广播,我连天气预报都不信。算命的念头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我自己都吓一跳。

我小姐儿就爱算命,她就比我大一两岁,算了半辈子,前几天听说她得了癌症,不知道她之前算到没有。

我小姐儿是我大姨家孩子,大姨都去世二十来年了。大姨在世的时候,大姨夫是村支书,家里日子过得好,小姐儿兄妹三人,日子挺幸福的。大姨去世以后,大姨夫也老了,不当村支书了。没有编制的大哥从乡财政所辞职,做生意赔钱,没有编制的大嫂从乡中学下岗,两口子背井离乡,大嫂去北京打工,大哥这混几天那混几天也不往好道上走,欠了一屁股饥荒(不知道多少钱,但是我估计还不一定有我多),吃了上顿没下顿。大姐远嫁,干了好多年传销,形象倒是挺白领,朋友圈也很励志,但日子过得我感觉并不好,跟姐夫也不和气,听说现在自己在沈阳整个小吃摊。小姐儿当了个没有编制的小学老师,嫁给了早恋同学,小时候我叫他五哥。小姐夫是家里老五,也是最小的儿子,老爸是乡中心校校长,老校长最后只保住了小姐夫小学体育教师的位置,小姐儿没干几年就因为没有编制下岗了,这没毛病,我的哥哥姐姐们基本都是准初中水平,下岗确实是天理。小姐儿下岗之后除了打零工就是在家照顾夫君和孩子,一晃就四十多岁了,去年孩子都上大学了,也是个里倒歪斜的大学。然后她就得了癌症。

我听我妈说,我小姐儿特别爱算命算卦,以前我妈说起这个现象的时候,我还挺不屑的,虽然我跟小姐儿特别亲,因为我儿童和少年时代的每个寒暑假都去我大姨家呆些日子,他们待我都跟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但是我仍然觉得,算命打卦是个特别低级的事。小姐儿和我几乎同龄啊,曾经我的小姐姐也长的挺带劲的啊,村支书的千金,也是挺时髦的啊,怎么能干这么家庭妇女老娘们的事呢?在我的概念里那都是在农村炕头上抽着烟袋的没有文化的长舌妇们干的事啊!再说算命一次也得五十一百的,小姐儿因为大哥的事明里暗里帮衬大哥,那五十一百的对小姐儿来说都是从伙食费里挤出来的,她怎么能花钱干这么扯犊子的事?我以前真是非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小姐儿得癌症了,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也没问,就听我妈说这个手术如果做好了的话,乐观的可能性还算比较大,已经做了一次手术,年后还有一次更大的手术。

我真替我小姐儿犯愁,就算是乐观的结果,这一场折腾下来,起码也得几万块钱,这几万块钱,对她家的经济条件,对替大哥私下借的债,对她和小姐夫的感情,对那个把学上得里倒歪斜的孩子,对她已经七十多岁的公婆,来说,太难了,太难了。
我也没能力帮她,本来我这日子就过得一般,现在终于过成了不一般的差。。。。小姐儿的事我问都没问,问了我也帮不上,我怕反而伤了她的心。

当算命的念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忽然想,快过年了,也许小姐儿从医院回家以后,会算一卦吧,即使花个百八十的。反正一百块钱也救不了命,就当买个信仰吧。
当算命的念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忽然想,小姐儿的少女时代,家里条件好,自己条件好,对象家条件好,我的少女小姐姐会去算命吗?肯定不会!她天天忙着听流行歌曲搞对象,去县里买衣服照相逛商店,她哪会想知道她的命运?她肯定也是从日子不好开始信命的,想知道这倒霉的命因何而来,如何而止。
当算命的念头突然就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忽然知道我的小姐姐为啥挤着伙食费算命打卦了,这就是不顺的日子逼的啊。我不顺的时候,我也会想问问老天爷,我咋的了?我哪错了?这都是为啥啊?我咋能顺当顺当啊?我想做的事能不能行啊?会不会越整越翻不了身啊?

我又想,四十多年了,我都没信过命运,起码没信过封建迷信的命运,最近不过是一些小坏事发生的比较密集而已,要是这就往算命打卦上想,那我自己个儿都鄙视我自己个儿。。。。其实想开了也很简单,坏事是有,但是我要是净想坏事,那拉个稀也会觉得是个坎。。。。想想好事呗,其实开心的事也挺多的,而且大方向还是好的,这么想很容易就淡定了,并且对自己愚昧的念头感觉非常可笑。

今天从我妈那出来,还在想小姐儿的事,忽然想起来,离婚那会,她哭着喊着不离婚,我说我小姐儿因为帮大姐传销惹麻烦,孩子上不了警校,你玩的太嗨,咱俩过下去没准有一天家破人亡,我不想有一天万一因为这点逼事影响孩子。她说你小姐儿就是个傻逼吧啦吧啦。。。。我当时就把她拉黑了(后来又加回来了,她也道歉了)。以前我们同事尤其浩哥总喝酒,去的也多数不是什么高档的地儿,喝的五迷三道吹牛逼,她也看不起我们,说就看我们喝酒那个小饭店和能算计的劲儿和吹的牛逼,其实就是没钱还能吹。。。。(这是事实,我们大家都是普通人,喝酒这个事我也不喜欢,但是喝酒不就这样吗?他们毕竟是我的同事和朋友,这种蔑视我也不爱听)。现在我小姐儿得了癌症,浩哥去年也心梗了,都是坏事。但是就算我们有了坏事,也都有伴侣和我们在尽力一起承担,一起哭甚至一起等死。你觉得自己是漂亮时髦有钱的小公主,你觉得自己是人见人爱的交际花,你觉得自己是思想前卫的弄潮儿,你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你。。。。我们就算死,我们陪人等死,或者有人陪着等死,你没有,最起码你肯定没有原配的,而我虽然肯定没有原配的,但我肯定有。。。。

评论(1) 浏览(369)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