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64天

小张的信

2019-6-13 liukai82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2) 浏览(8)

生日

2019-10-3 liukai82

再过两天我就该过生日了。

我从来没在乎过生日,我出生在1981年11月2日,那天是农历十月初六,我身份证上写的是10月5日,我妈说我爸给我上户口的时候记错了,所以应该把这三天中的哪一天定义为我的生日,我也不知道。

我娘家人也不在意生日,三个人的生日,想起来就煮个面条吃个鸡蛋,也可能过十天半月的想起来说哎忘了过生日了,也可能一年都没想起来还有生日这码事。

我俩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过,就有一年我们买了两块卡西欧手表一起戴。

多年以后,因为一次偶然,我才知道她的生日并不是12月11日,而是8月毫不相干的一天,我不知道她当年乃至后来一直为什么撒谎,我想可能是她想泡我,想见我,可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吧。

等我有了妻子和儿子,她俩都超级在意过生日,搞得我为生日怎么过买什么礼物而不知所措,然后大家都不开心。

家里啥都有,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缺啥随时就买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还能买什么作为礼物。

前几天小张过生日,我只想跟她说生日快乐,还是给忘了,小张是个非常宽容的人,其实我觉得她希望我记得,但是我忘了,她也没说什么。

等到我自己快过生日了,小张想送我点什么,问我想要什么。

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谁都想要更多更好的东西,就像我也想要个屏下指纹的、电池更大的、速度更快的更新型号的手机,我的手机屏都碎了,可是它还能用,除了外观有些损伤,一点都不影响使用,背后指纹和屏下指纹的区别也不过是把手机拿起来按和不用拿起来按的区别,更大的电池无非就是少充一会,我就算换个更好的手机,也就是新鲜一下而已,新手机承担不起生日礼物这样的重任。

前天晚上我看别人的kindle,两千多,是我的三倍价格,何况我这个都用了六七年了。翻页确实速度比我的快一点,清晰度也好一些,在我的赞美中,它的主人不仅为它的品质和自己的品味而略有骄傲。可是我觉得我的也挺好的,看书翻页这种事,快慢也就差零点几秒,我的也有背光晚上也能看,虽然分辨率差一点点,完全也不耽误看书,最多相当于人家看的是新书我看的是旧书。所以kindle我也不会换。

我的所有需要都像我的手机和kindle一样,啥也不缺,也都过得去,所以我真是想不出我自己还需要买点什么和被送点什么,一旦有了新的,旧的被闲置起来,我还挺纠结的。

等下次去小张家吃饭,吃顿面条吧,我还是挺喜欢吃打卤挂面的感觉,可是我家基本不做饭,去爸妈家总给我做鱼和肉而不满足我吃面条的需求,请客吃饭也没有吃面条的,自己去吃面馆吃的时候都是各种特色抻面,唯一觉得比较满意的新麦子大王面馆,一碗打卤面十三块钱,我真有点舍不得,最近猪肉鸡蛋都涨价,大小饭店荤菜素菜都跟着水涨船高,我挺长时间没去新麦子大王了,我估计十三都打不住了。

不管是日升日落,还是四季交替,都是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时间是连续不断的,没有节点。人给时间加上年月日这样的单位,除了便于计算,并没啥用,过去和未来的每一天,不会因周期而重现。这样想的话,所谓生日,不知所谓,所谓生日快乐,不知缘何而来。难道日子到了,突然快乐吗?

评论(0) 浏览(9)

最近突然喜欢的两句歌词

2019-10-3 liukai82

拥抱着亲人的时候,多希望时间就停止。——《家》许巍

心中的话,总是不说,想等到冰霜融化那一刻。——《伤心的歌》谭艳

评论(0) 浏览(8)

2019-9-21 hello

20509.jpg

梦里也看不见你的样子……

评论(0) 浏览(15)

最后一次去网吧

2019-9-14 liukai82

前几天我跟兼职的收银员聊起网吧,我就说我上学的时候,网吧是什么样的,多少钱。

我还说我最后一次去网吧,当然没下面说的那么多扩展。

那是2008年的10月初,或者是九月末。

那时候我们已经分开了,我们分开的时候有两台电脑,一台好像买不太久,另一台是我2005年买的。

新买的那台电脑是液晶显示器,之前那个是大脑袋那种显示器。

分开的时候液晶的给她了,我留下旧的。

结果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两个月就坏了。

那时候我挣的也不多,买个显示器也得个把月工资,得算是个大家电。

像我这么又穷又爱研究的人,我得在家研究好买啥多少钱再去买。

可是家里的电脑已经坏了,我就去锦炼新村的网吧上网研究,就是现在绿野仙踪网吧的位置,从前也是网吧,不是现在的名字,也没这么高档。

我不知道上网已经要用身份证,但是人家告诉我,楼上可以不用身份证,楼下一块钱一小时,楼上两块钱一小时。

去网吧楼上上网查好了想买的显示器,又闲看了一会,就下机回家了。

第二天我买了新的显示器,也是液晶的,也是三星的,不同的是她的显示器背后是平的,但是没有货,我只能卖后边有点弧形的。

我觉得她的老款比我的好看。

那个显示器一直到现在还在用,质量挺好。

 

给收银员讲完我最后一次去网吧的经历以后,我忽然想起来,那并不是我最后一次去网吧。

 

我真正的最后一次去网吧是2013年一月,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

我们中午分开,我买的是晚上的车票回锦州。

其实我本来想留出下午的时间跟她看个电影,我也不知道我已经招人烦了啊。

我没地方呆,也想去熟悉的地方看看,我就在宣庆网吧上网,那时候宣庆网吧已经改名叫宣庆网络广场了,也高档了很多,原来的椅子就改成了沙发。

那时小曾的婚事应该就算是定下来了吧,我窝在沙发里给她发信息,说晚上我就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见见面,我给你随个礼,或者送你个礼物吧。

小曾拒绝了我。

我就窝在那里,把《黑衣人3》看了,不知道是电影本身的原因还是心情的原因,感觉根本就没看明白。

 

到点我就去坐火车了,这就是我最后一次上网的经历,我只能想起这么多了。

 

评论(0) 浏览(20)

面条

2019-9-4 liukai82

我挺爱吃面条的,因为做的快,吃的也快。

我上大学以前没吃过加州牛肉面,我家小县城,那时候还没这店。

我最初吃加州牛肉面的时候,小碗5块大碗6块。

现在可能都十六七块钱了,三四个人吃顿面加两个拌菜啥的就得过百。

有一阵子我半夜经常去新麦子大王吃炸酱面,8块钱,开车来回还得五六块钱油钱,新麦子人很多,大半夜的经常还没地方。

后来炸酱面涨到11块钱,我很久没去了。

单位宿舍门前的兰州拉面,干拌面6块钱,加个煎鸡蛋1块钱。

今年煎鸡蛋涨价了,两块钱一个。

我觉得2块钱一个鸡蛋有点贵,经过认真分析,我选择打卤面,因为卤里能有点鸡蛋,打卤面6块钱。

过了一段时间,打卤面又涨价到7块。

辽工南门的兰州拉面,它开了十多年,我吃了十多年,把炸酱面从五块钱吃到十块钱。

以前她吃羊肉泡馍,我吃炸酱面,好像没尝试过别的。

前几天去,趁着新开学,兰州拉面的炸酱面涨价到11块钱了。

 

我觉得他们都是在故意针对我。

评论(0) 浏览(30)

修手机

2019-9-4 liukai82

我手机电池特别不抗用,加上充电口不太好使,结果就是手机几乎总是在充电,而且充电的时候一动不能动,在手机跟前放个屁都能把充电崩掉线了。

我就决定去修一修。

在小米之家排了半个多小时队,人家告诉我充电口坏了,换个充电口费用一百。

我寻思太贵了,以前我都有过给苹果手机换电池的经验呢,我决定回家淘宝买个充电口自己修理。

回来了,没事时上淘宝看了一下,充电口卖一百三。

那我一会还是去小米之家修吧。

 

五天之后。

 

我真舍不得这一百块钱,又挺了好几天。

手机不好使太憋屈了,我寻思还是修修吧。

我骑着我的电动大奔向小米售后进发了。

没走多远,路过一个小手机店。

手机店里有个男的正在吃一块发糕。

我向他描述了我的病情,医生使劲把最后一口发糕噎下去,拿我手机瞅了一眼,说你充电口太脏了,里边都堵上了。。。。

然后他用从棉签上撕了点棉花,用镊子夹着沾了点不知道什么水,到我手机充电口里蹭了蹭。

他觉得效率不高,放弃了棉花,直接用镊子进去往出抠。

手机康复了,收了我十块钱。

 

我好想去小米的新机发布会,当着线上线下所有观众的面,义正言辞地跟雷军说,骗子,操你妈。

评论(0) 浏览(23)

天津

2019-8-14 liukai82

十年前她在哈尔滨,我在锦州,距离大概八百多公里,卧铺要将近十个小时。

现在她在天津,我还在锦州,距离大概四百多公里,最快的火车只要两个多小时。

这是个非常好的趋势吧,按这个比例算下来,再过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和空间上就都没距离了。

 

中介在帮我办理建造师挂靠,说是给我找了个天津的单位。

我就想如果需要我去天津出场的话,没准在大街上我们能碰上呢。

如果真能再见,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哈尔滨,其次是锦州。

我最不喜欢的是天津。

如果是电影剧本的话,肯定会安排昔日的恋人重逢在曾经一起经过的地方,再配个煽情到脸红的一起听过的老歌做背景音乐,像《秋天的童话》或者《没完没了》那样,两人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一切都释然了。

这样的重逢才能让人热泪盈眶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死而无憾。

而不是在异国他乡的早市,一个拎着秋豆角和旱黄瓜,一个提着假朝鲜拌菜和半只小烧鸡儿,俩人大眼瞪小眼,同时作恍然大悟状,哎妈呀搁这碰上你了呢?多少年没看着了?现在你搁哪呢?家里外头都挺好的吧?我还用139那个号呢,有事打电话哈。。。。

这样的场景我也见的多了,就多余费那些个吐沫星子,裝的有劲吗?

 

天津,大城市,那么多条大路,我们肯定碰不上,所有的想象都是多余的。

要是真碰上了,我马上就装受过重大打击或者强烈刺激失忆并痴呆状,或者直接翻白眼装瞎,免得好尴尬。

写到这我都忍不住笑了,我真是好聪明,哈哈。

评论(0) 浏览(39)

财神

2019-8-13 liukai82

昨天我看电影,里边有个商场里促销发广告那种高大的、打扮成财神形象的人,戴着巨大的财神头盔,穿着呼呼哒哒的财神褂子,知道那样的卡通形象吧?

或者电影《飞驰人生》里那两只恐龙,或者游乐场里跟游客们合影的熊大熊二们。

我就是突然想,如果我打扮成那样子,天天去她家附近的商场里等着看她,早晚我能看到她,而且她肯定发现不了,没准还能跟我合个影呢。

我也知道这不太现实,我也就是瞎想想打发无聊而已。

评论(0) 浏览(35)

小红书

2019-8-2 liukai82

看新闻说小红书被各个应用市场下架,同时看到知乎上大家对小红书的评论。

我知道我爱人特别迷小红书已经好几年了,但是我自己从来没看过,不知道小红书里到底是什么内容是什么形式,小红书到底是个商城软件还是个社区bbs还是个视频软件,我都不知道。

这次小红书上了新闻,我看知乎上大家对小红书的评论,我才知道,我爱人受小红书影响真的很大很大。

我个人觉得,我们的生活还可以哈,我俩都是普通人,上个普通的班,开个普通的店,挨着普通的累,挣着普通的钱,住着普通的房,开着普通的车,有普通的爹妈,也有普通的孩子。我对生活条件还算满意,虽然挣得不多,在锦州这样的四线城市还算可以,不管是我俩还是爸妈,用不着省吃俭用,上个街随手买个十块二十块钱的饮品也还能接受,我基本不喝,给她和孩子喝,我是有点舍不得。我俩基本不做饭,有工作关系也有懒惰的习惯,经常吃零食和下饭店,俩人一顿饭五十到一百块钱之间,想吃啥基本不用太掂量价格。

物质上我觉得真够够的了,这是我的角度,可能确实有点偏中庸吧。

在我爱人眼里,我们的生活,那真是社会底层垃圾生活了。住在铁北,铁北就是贫民窟,除了穷人就是老人,连个大超市大饭店都没有,路不好车不好房不好。挣得少又辛苦,我在传统国企上班挣工资,她起早贪黑开个小卖店,别人都工作轻松生活愉快有度假,度假,这个词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上一段里我难以表达我爱人的角度,反正我爱人现在觉得自己啥都不好,走在街上,觉得别人开的车都比我们好;去健身游泳,觉得别人都不用工作专业玩乐;去开家长会(我儿子在南桥学区上学),觉得别的家长生意比我们大挣得多从大人到孩子吃喝穿戴都是大店名牌;休息时呆在家里没度假那都不行了,这几年就算是过年也最多除夕和初一在家呆两天,其余的日子都得离开锦州去度假;店里放暑假轮休,我请工龄假陪她长春盘锦沈阳去了两次以后,赶上后边这几天台风暴雨只能在家呆着,呆了两天仄气饱满,我下班回家大气都不敢喘;旅游和度假,基本都得订网红民宿或者度假村那种这个风那个风的住处,七天或者如家那种快捷宾馆是不行的。。。。

等我看了大家对她热爱的小红书的评价以后,我觉得,像小红书这样的东西,对她的影响真的很大,大家评论小红书上就都是各种拍照炫,化妆,包,旅行,车,吃,用我后来看的一个帖子的话来说,你看到这些,这样的生活都是别人的标配甚至低配,你想想自己,你过那还叫人过的日子吗?

我知道我们很普通,小红书里那样的生活,肯定有,但是,不至于普及,对我们来说更是遥远。

我就是忽然觉得,我实实在在滴感受到小红书这样的软件对我爱人思想的影响,和她这几年实实在在的变化,她以前穿着工作服在国企上班时真没这样。

我以前觉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而我现在认识到,不是那么回事,自然太大了,人力所及,难改千万分之一,而三观的改变,那么容易,那么快。

那么,我就算不看小红书,我也会去看小绿书小蓝书,我肯定也受我接触的每个人每件事和各种媒体及环境的影响,我也一定在变。

她呢,她看不看小红书?什么在影响她?她变成什么样了?

每天生活在一起的人尚且不相为谋。

过去了那么久,活在不同的环境里,我们也该相对无言了吧。

评论(0) 浏览(43)

出租车

2019-7-29 liukai82

有天跟小张说起汽车,我说给她讲一个我以前打车的事。

 

十多年过去了,那时候车可没有现在这么多。

那是一个上午,我忘了我是买第一个还是第二个房子了,房产交易大厅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办事,我站在华光岗路口打车。

一台出租车离我大概能有二十米就靠边停下了,司机摆手让我过去。

我有点不高兴,寻思你停这么远干啥。

我开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司机很规范滴跟我说:“您好,欢迎您乘坐出租车,请问您要去哪里?”

当时我惊呆的都有点无语了,这是客气还是碰到个傻子?

我迷迷糊糊滴说,我去房产交易大厅。

我们就上路了。

司机跟我说:“小伙子,以后不要在路口打车,那地方不允许出租车停靠,而且你在那里打车也不安全。”

我有点无奈地说:“啊,行。”

从华光岗走士英街向南,还没等到桥洞呢,就堵车,那时候那条街跟现在不一样,还没有安装隔离带,司机就说太堵了,看样子一半会也过不去,我绕一下吧,我说行。

我们就又挑头回到重庆路向东奔汉口街走。

汉口街也堵车。。。。

他又说再绕一点走人民街吧,我说行。

那好像是个老款的捷达,手扣是开放式的,里边有本书,我挺意外这司机还挺爱读书,就随手拿起来看,书名叫《的哥的姐》。

我说,呦,这还给出租车司机出本书?这上边有锦州的吗?

司机说,那上边第一个人就是我。。。。

我都蒙了,哎妈呀,我居然碰到个书里的人?

翻开书,这书里介绍了大概有十几位出租车司机,我身边这个师傅名叫高树仁,是书里介绍的第一个人,老党员,老司机,行业标兵,剩下的就是记述一些热情服务拾金不昧的事了。

简单看了看,加我上车时人家跟我说那句“您好”,我觉得这个司机师傅确实有点老牌雷锋的样。

路上跟高师傅攀谈了几句,高师傅对书里对自己的高度评价不太在意,觉得自己确实能做到这样不夸张,这也是自己应该做的没什么值得赞扬的。

我说那你作为行业标兵,这个身份能多挣点钱不?

他说能,因为自己服务好,有一些固定客户,尤其是有些韩国人经常包车来往于锦州和北京之间,包车挣得多一点。

到了房产交易大厅,高师傅坚持给我抹去了几块钱车费作为绕路的补偿。

 

过了一两年吧,我妈从家乡来锦州。

我家是落后的小县城,不通火车,来我这里要么坐汽车到齐齐哈尔或者哈尔滨倒车,要么坐客车。

但是坐客车的话,客车不到锦州市内,只能把乘客放在盘锦服务区,服务区没有公交或者出租车,只能自己想法。

我妈是坐客车来的。

十多年前我的熟人少,更几乎没有私人有车的,我去盘锦服务区接我妈就成了难题。

要么借下单位的车,要么就得打车去接妈妈。

借单位车其实也不算啥,但是我那时候脸小抹不开跟领导说。

打车的话比较困难,因为汽车到站时间不准,只能提前一点到那等着,我没打过几次车,这等人耽误活的费用也不知道咋算,再说我工资不高,真要一等半天的话我也花不起钱。

我忽然想起了劳模高师傅,我就往出租车公司打电话想要找他。

我并不知道高师傅是哪个出租车公司的,但他也真是个名人,我一提高树仁,接电话的出租车公司还就能告诉我高师傅是哪个公司的,我又往他的公司打电话,他的大名在公司更是无人不知,原来他还是出租车公司的党委书记,出租车公司告诉了我高师傅的联系方式。

我给高师傅打电话说了我的事,高师傅毫不犹豫滴答应陪我去接妈妈,可能也是怕我在钱上有顾虑,高师傅说费用你别担心,作为锦州人,迎接和帮助外地朋友是我应该做的,钱不是问题。

当天高师傅到我家接上我,我们一起去盘锦服务区接我妈妈,到那等了三四十分钟吧,妈妈的客车到了,高师傅又把我和妈妈送回家。

一路上高师傅一边开车一边像老朋友一样为我和妈妈介绍锦州的风土人情和自然风光,我妈可高兴了。

高师傅把我们送回家,只收了我几十块钱的车费,估计连油钱和高速的成本都不够,我想再多给一些,高师傅坚持没收。。。。

 

我很少打车,以前都是坐公交,现在都是开车或者骑摩托,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高师傅,但他对我的帮助和他热情助人的精神,我感谢并感动,他是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他也是我工作和学习的榜样,坐过他的车,跟他聊过那么多话,我深感荣幸。

评论(0) 浏览(73)

我和房子

2019-7-26 hello

2017年9月,我买了自己的第一个房子,从个人感情而言我不想要再有第二个,但是未来很长,我不敢保证。

我不想用父母的钱,我想自己承担,小区不能贷款只能全款,当时房主要价47万不二价,后来我讲到了45万9千,即便是这样,我也差的很远很远。

我用工作11年大概有二十万左右的积蓄,加上我从工作开始每月给我妈1千块钱,她又都给了我,大概有十二三万,再加上姥姥姥爷准备我结婚时给我的五万块钱,总共也不到四十万。后来想了很久,从老姨那借了十万,就这样,房款算是凑齐了,可是马上很现实的问题来了,还需要装修。

交了房款之后,大概还剩下两万多块钱,刚好用来办理了入住手续。就这样,我几乎身无分文,我没有时间装修,老爸身体又不好,于是我找了个简易的装修公司。十一之前装修公司给我报价大概需要5万多块钱,其中还有一些是报价不含进去的,我大概算了一下,装修下来最少也得6万块钱,加上家电家具怎么也得十来万,可是我已经拿不出来这个钱了。我妈说,这个钱她来出,我不太想花她的钱,因为在我的印象中,父母从来都是省吃俭用,自力更生,他们老了,自己有一点钱,我不想让他们都花在我的身上,但是她坚持。最后,我准备借三万,我妈出两万,先把装修预算的钱堵上再说。

就这样,房子开始装修了,这是一个急死人的过程。因为没有钱,而这又是我第一个房子,于是我精挑细选,又得严格不能超预算。一边赚钱,一边装修,还好当时我有了一张信用卡,差不多都是当月工资堵上个月的窟窿,所有的家电都是双十一的特价款。就这样,装修一直持续了大概四个多月,总共花了八万多一点,我倒也算是挺过来了,直到春节的前一周,我的家可以住了。房子宽敞明亮,简简单单,我很满足,很挺满意。

2018年3月24号,我入住了新家,第一次自己住,其实还是挺兴奋的。那时候我依旧身无分文。

10月,小区可以办理房照了,办完了房照,我钱包里只有两百块钱。

去年年底,我妈把我借的3万块钱还了,她跟我说是姥姥姥爷过世之后分给大家的,其实我知道,是她心疼我,怕我自己压力大,故意那么说的。

到此为止,我还剩老姨借我的十万块钱。每次看见她的时候她都安慰我,不用着急还,别太累,那钱她留着养老就行了。虽然对于她家的环境来说,真的不差十万八万的,但是对于我来说确实是有压力的。我每年能干的活是有限的,工资每年也就七八万块钱,我还得生活,考试的时候我还不能干活,还要休假,几乎就是半年没有收入的状态,而且这种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几年。

6月,我换了工作,每个月的收入会比以前多一些,我觉得我应该有能力还钱了。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我准备在一年之内,把最后的这十万还完,自己少花一点,工作多做一点,日子稍微紧一紧,应该不是个不可实现的目标,而且我也做好了再一次身无分文的准备。

评论(0) 浏览(41)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