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19年12月17 waiting.one域名到期还有183天

小张的信

2019-6-13 liukai82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1) 浏览(4)

提亲

2019-6-13 liukai82

“老板,你能帮我个忙吗?我喜欢大友记的阿纯三年了。可我胆子小,过些日子,你能帮我提亲吗?”
“好。”

昨天我看了一会电影《十月围城》,谢霆锋扮演的车夫阿四喜欢照相馆的女孩阿纯,求老板帮自己提亲。

我以前特别的不喜欢谢霆锋,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他。

 

看到这的时候,我把这几句台词给小曾发了过去,完了我又给撤回了。

小曾是我和她之间几乎唯一的纽带,但是我估计可能也不会有几年,她们现在也不在一个城市,联系也会越来越少,她不是个能跟以前的伙伴能保持持续关系的人。

我和小曾联系也不多,毕竟我们都没见过面。

七年前,我们的见面是小曾促成的,后来小曾也断断续续的跟我念叨过一些她的情况。

我仍然很想念她,像阿四一样,我也不敢说,我怕说了的话,会更糟糕。

 

再过十年二十年的,我真想再见她一面,就算是偷摸看看她也行,五六十岁了,说不定哪天出点啥毛病,时间不多了。

刚才我注销建造师,需要上传本人照片到建设部的网站,我让同事帮忙拍了一张,看着照片中的自己,我还以为我穿越到十年后了呢。

等到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小曾还能不能再帮我一次。

评论(0) 浏览(6)

歪酷博客

2019-6-11 liukai82

我几年前看过一本书叫《闪开,让我歌唱80年代》。

那时我是用电子书看的,觉得很有意思。

前几天在淘宝上看旧书店,突然发现有个店里有卖这本书的,旧的,十多块钱,我就买了。

看实体书,才发现虽然我看过几遍电子版本的,但是电子版本的跟实体的内容不一样,实体书内容更多,电子版本的不全。

我很庆幸买《80年代》实体书这个经历,一个是确实喜欢这本书,觉得看不全有遗憾,另一个是,以为自己看过一本有意思的书而在心里洋洋自得,实际是个半吊子而不自知,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啊。

 

书是2008年出版的,书的内页上印着作者的博客,我登录了一下,没有这个博客地址,我又直接登录这个歪酷博客网站,也没有。

我百度了一下,网上关于这个博客网站的信息并不多,我个人理解如下:歪酷博客大概是零几年有的,算是比较早的博客网站,那应该是一个不管大花小花,百花还能算是齐放的时代,垄断还不像现在这么厉害,歪酷这种博客网站还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可能跟新浪网易这样的大网站旗下博客用户数量没法比,但是毕竟还有个人群。后来,随着时代发展和利益驱动,大网站通过媒体广告,砸钱拉人,技术力量等形式和优势,获得了更多的博客用户,像歪酷这样的小网站,用户和资金和技术都难以为继,用户越来越少,搜索引擎没有排名可言,创始人不再是少年,剩下寥寥的用户也不再是少年,每个人都忙着生活。再后来,那些层出不穷又貌离神合的媒体形式,公众号,微博,小视频。。。。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别说歪酷这样的小博客站点,就连搜狐网易的博客站点,也门可罗雀。终于有一天一天,一个一个像歪酷这样的小网站小博客,也许是空间到期了,也许是域名到期了,也许是数据库什么的损坏了。。。。反正就是,它们默默地退场了,没有观众,也没谢幕。

百度结果,从201x年往后的几年里,偶尔有人在其他地方提起,歪酷上不去了,说说而已,并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甚至都没人回复。

像我这样当年都不知道歪酷的人,现在就更没机会知道了。

 

所以我特别开心,waiting,虽然域名是从注册商那里申请的,空间是从阿里租的,而且还都得年年续费,不过都不贵,一年下来几百块钱,只要我每年及时地付出几百块钱,我的帖子和心情和waiting的命运就不会像歪酷博客那样让人唏嘘了。

可是waiting有这么好的域名,这么好的网站,简洁到连个GIF都没有,多么低端配置的终端都能运行流畅,站长人又这么稳妥不会跑路,居然连三个用户都没有,真是比歪酷博客的倒闭更让人唏嘘啊。

评论(0) 浏览(4)

火星之旅

2019-5-30 liukai82

BoardingPass_MyNameOnMars2020 .png

我有一张去火星的机票或者船票或者车票,我也不知道具体交通工具是什么。

这不是开玩笑,这玩意是真的,美国航空航天局发的。

小张申请的,我俩一人一张。

她跟我说是我俩一人一张,也没准等到站台上一看她领着一大帮老爷们,哈哈,我估计不能,她不是那样人。

 

这上边都是外国字,我也看不懂是啥,反正她告诉我这是火星票。

 

我百度了一下,到火星,从出发到落地,大概是七个月。

这也太快了。

我现在干的芳烃抽提装置去年十月开工的,到现在还没完事呢,在这几千平方米的土地上我们都周旋八九个月了。

从地球到火星居然只用七个月。

要是能像《太空旅客》里那样,起码飞个几十年的,多好。

 

我并不向往火星,我只是觉得这段旅程难能可贵。

每天工作学习日复一日的生活我真是过的够够的了,我又没能力改变,主要是没有钱,我要是有钱了,我就啥也不干了,整个小书店安慰自己还有个工作,然后每天吃饭睡觉打游戏看电影读书听音乐。

我是个爱坐火车的人,因为上车前下车后都要去面对无数生活烦恼,只有坐车的时候可以无动于衷。

在去火星的路上,肯定比坐火车还悠闲,地球上的人间琐事会离我越来越远,未知的终点遥不可及,在地球和火星之间,肯定悠闲极了。

而且去火星这一道,我估计只要能登机或者登车或者登船,总之,只要能上了这个交通工具开始出发,这个交通工具上肯定有足够多足够多的吃喝用度的资源,至少在这一路上是不用担心吃喝的,这几个月想干啥就干啥就行了,除非这个交通工具是烧煤的,乘客们需要24小时轮流不间断地往它的锅炉里填煤块。。。。我估计这个可能不大,因为我觉得蒸汽机创造出的动力,肯定难以克服交通工具上天这么大的重力。

除了填煤块,我想不出来在这个交通工具上还能存在其它可能的工作了。

当真正进入太空以后,是不是就没有时间的概念了?也没有黑夜白天?困的时候就睡觉,睡到自然醒就看看书吃吃饭,无聊的时候看看窗外发发呆,窗外会是什么样呢?我们是处于星空里,还是黑暗中?

评论(1) 浏览(15)

键盘

2019-5-27 liukai82

我的笔记本电脑之前放在小卖店用,我爱人经常垫着吃东西,时间长了键盘上有几个键很不好使。

前几天我拿单位来用,我把键盘拆开打算清理一下。

拆完了打扫打扫,一点进步都没有,而且里边的硅胶键还让我给弄没了两个。

我就又淘宝了一个,还挺便宜,二十多块钱,我现在用的就是。

 

多年以前,我也干过一次清理键盘的事。

那是个台式机的键盘,其实那个键盘还过得去,她不让我折腾,我就是闲的没事找事。

我顺利地拆开键盘,并且把按键都拆下来用水泡上,水里还兑了白猫。

一百多个键,我用刷子挨个刷的干干净净,晾干了安回去。

然后键盘就报废了,一个钮都不好使了。。。。

 

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第一次我干这个事,好使的东西被我整坏了。

第二次我干这个事,不好使的东西我整完了还是不好使。

还是略有进步的。

评论(0) 浏览(11)

5月26号的幸福

2019-5-26 hello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渴了有水喝,饿了有饭吃;

幸福是不用学习、考试和工作;

幸福是岁月静好时无数次的相遇;

幸福是夜深人静,开窗听雨;

幸福是我想你的时候,刚好你也在想我。

评论(0) 浏览(11)

等你下课

2019-5-26 liukai82

 dengnixiake.jpg

我有一张中国银行的信用卡,赞卡系列,等你下课卡面。

用中行的信用卡好多年了,以前用的是中行的星座卡,今年看到有这样一个新的卡面,我特别喜欢,就换了。

人生总是在等待,等家人一起吃饭,等同事一起下楼抽烟,等孩子放学。。。。

但是我觉得等你下课真是特别美好。

看到这四个字,就像少年初恋时那种热情的期待还在心头。

 

不知道那些彼此等待过的人们,有多少走到终点,有多少半途而废。

我就是半途而废那伙的。

 

我们分开几年以后,我回过自己的学校,也去过她的学校。

看到我们等待过的教学楼前、寝室楼下,新的恋人们还彼此等待着,等着自己热爱的人一起去上课下课,一起去食堂吃饭。

她们寝室楼下的车棚拆了,她毕业前我俩还在那借过三轮车给她拉东西呢,我俩一起推着车走到校医院西边那个小路口,拐弯的时候暖壶掉下来摔碎了。

 

那时候我们最短也得个把星期见一次,经常我到她们学校的时候她还在上课,她就告诉我她在哪个教室,我就去等她下课。

等她的时候,我满心都是思念。

她下了课,我们就一起去吃饭,逛超市,开房。

 

后来她当了老师,我又等她下课,在教室走廊里,看着她像模像样的传道受业解惑。

然后我们一起回家,路上买盒饭或者买点菜,回家做饭吃饭打游戏,互相搂的紧紧的一起睡觉。

 

她念研究生的时候尽量再跟她藕断丝连一阵子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多等她几次下课了,不管结果啥样,多见点时间也是好的啊。

评论(0) 浏览(13)

流着泪的你的脸

2019-5-26 liukai82

我以前写过一个日记,想把喜欢的歌都记下来,后来整半拉磕几的就放弃了,因为我喜欢的歌也太多。

前几年我在八家子干活,一天傍晚去渤海大学西门吃饭,在校门口那条下了课热热闹闹的小街道上,有个卖煎饼果子的带了个音箱,也不知道是MP3还是收音机,正在播放任贤齐的《流着泪的你的脸》。

这首歌是我上大学,而且是我上大学的前期,流行的。

早就过时了。

但是那一刻,那片夕阳,加上年轻的同学和情侣们,加上那条热热闹闹的小街道,加上那些忙活着挣钱的小商贩,加上这过气的任贤齐,特别和谐。

就像古龙笔下大侠们血雨腥风的江湖之外,那些平凡又低微的村民们熙熙攘攘的烟火人间。

 

昨天偶尔又听到这首歌,在家里呆了一整天的我,衬着下了一整天的雨,和谐依旧。

评论(0) 浏览(13)

我和我爸

2019-5-26 liukai82

上周五晚七点到次日中午十二点,我给小卖店做了个货架子准备放快递。

小卖店帮同学们寄存快递,本来有一部分放在门口,最近发生了几次偷拿快递的事,虽然都破案了也挺麻烦的,我们就把快递都挪到屋里去了。

屋里地方太紧张了,为了合理安排空间,我做了个货架子。

 

其实做简易货架挺简单的,就是用成品的货架角铁拿螺丝组装起来,然后铺上地板做隔层。

听起来特别简单是吧,分分钟的事,可是我用了十六七个小时。

这其中有多种原因,工具不专业,材料不足,夜间施工怕声音大了打扰学生休息导致降效,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干活手笨。。。。

 

从我小时候,家里有啥活基本都是我爸干,能自己干的,基本都不花钱找人,因为家里穷,省点是点。

所以家里盖仓房啦,挖下水道啦,砌院墙啦,类似这样的事,都是我爸自己干的,虽然质量不高,但是也过得去,而且省钱了。

前几天去我爸家,我爸仍然在孜孜不倦地做折叠小马扎,小木方都是遛弯的时候捡的,马扎的布面是家里的破衣服裁的,做的还挺好。

 

我觉得现在能像我们爷俩这么干活的人,尤其是年轻人,真不多了。

大家好像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挣钱和花钱上。

而我觉得有时候省钱也很有成就感。

 

我爸六十多岁了,现在说话特别墨迹,声音还大,一说话急头白脸的,还特别犟,可能岁数大了都这样?我特别烦这样。。。。

我跟我爸长的很像,都没什么追求,日子过得去就行,没啥挣钱的本事,爱鼓捣点小活,都挺节俭的。

但是我也怕随着我越来越老,说话声音也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急,所以我从前几年开始,就适当减慢说话的速度和压低声音,也算是以父为镜未雨绸缪吧。

评论(0) 浏览(12)

520

2019-5-21 hello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基本就是过春节、端午、中秋这样的传统节日,过节也就是全家在一块做点平时不怎么做的麻烦的好吃的菜,开心的吃一顿就完事了,没有礼物,我甚至都没拿过几次压岁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热衷于过洋节,光情人节就有很多个。我没过过情人节,所以我不太说的上来。

再有就是什么感恩节,吃大火鸟那个,不对,好像是火鸡吧,我忘了。

现在有的人也会过万圣节,就祸祸个南瓜,抠个灯啊什么的。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突然被某个馋虫打动,大半夜带我吃了一次火锅,恰巧是万圣节。

还有圣诞节,应该算是最早过的洋节吧,这个我还真过过一次。大概是我上高一那年,跟我一路回家的几个同学拽着我说教堂有演出,我们去看看吧。教堂离我家确实不远,也是好玩,放学已经九点了,我们几个还是一路飞奔到教堂,那时候演出已经完事了,人多的我们根本挤不进去,这时候有个同学被人流推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块从教堂里抢来的蛋糕。哇!兴奋死了。那是唯一一次觉得主就在我身边。

最近几年,流行的趋势好像又变了,人们开始喜欢过类似520、618、双十一、双十二这样数字的节日了。昨天是520,据说民政局门口都排队了。

以前我们过的节很少,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深,人很单纯也很近。

现在节日越来越多,但是人心变得就像现在的节日一样,琳琅满目,让人看不清。

我小时候很喜欢过节,因为可以吃到好吃的,有好看的衣服穿。

现在我已经不爱过任何节了。传统的,之前一两周就会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新鲜的,我觉得也确实没有什么过的必要,而且我也不喜欢太浓重的仪式感。有时候看着别人拿着一大束玫瑰花什么的,心里也会挺羡慕的,但是一想到要自己花钱买那些,就觉得舍不得了。现在我连自己的生日也不过了,我觉得越过时间过得越快,有时候连爸妈都忘记,过去好几天之后才感慨,那天是我闺女生日。不过10086对我绝对是真爱,每年一大早我还没睡醒,就会祝我生日快乐。

以前我过生日我奶奶会给我煮两个鸡蛋,做点好吃的,算是过了,后来是我妈。现在我每天吃鸡蛋,过不过生日也真没什么必要,上学那会我也羡慕过别人在学校过生日,那会感觉很多人一块真热闹,因为我的生日在暑假,所以几乎从来没有过除了爸妈之外的人给我过生日。

现在,我长大了,一天天的变老,开始理解为什么小时候大人都说不爱过节了。我家的亲戚很少,过节也不像别人家那么热闹,我爸很传统,一到老人们过的节日他就会张罗做几个菜,叫我回家吃顿饭,也就仅此而已吧。即便是春节,也是我们一家三口加一条狗狗,吃一顿饭,聊一会天,几十年都是这样。

在我心里,过不过节、过不过生日都不重要,只是给忙忙碌碌的自己找一个理由,在我们能力范围内,多陪陪年迈的父母,就好了。他们并不是多愿意过节,只是想我们多陪陪他们。

和爱的人在一起,随时都是520

评论(0) 浏览(15)

化妆

2019-5-9 liukai82

我都忘了我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就记得她化了很浓的妆,穿一双带穗穗的鞋。

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化妆,但不明显。

我最后一次见她,我并不喜欢她的化妆和她的穗穗鞋,觉得看起来有点艳俗。

 

我总觉得,化妆这种事,适可而止比较好,我不太喜欢过于精致的化妆。

可能是别人都与时俱进,而我还活在当年吧。

 

上学的时候,我的女同学们似乎都不在化妆上费什么心思,也就擦点大宝什么的,我特别喜欢那个时候大家的样子。

现在我在学校附近开小卖店,也总和同学们打交道,很多女生化妆,她们也很会化妆,化妆完了也挺好看的。

但我总觉得,那种过于刻意的精致的妆容,不符合她们的年龄和身份。

就像丁鹏说谢小玉,裝幼稚你太老,裝成熟你太小,所以还是做个符合自己年龄和身份的样子比较好。

评论(0) 浏览(18)

影视记

2019-5-5 liukai82

写这个是我晚上偶然看豆瓣,知道今年威尔史密斯又有个科幻新片,叫《双子杀手》,因此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些电影和电视。

其实我也没看过几个,而且也忘得差不多了。

 

从幼儿到高中毕业,我的影视渠道有两个,一个是家里电视,一个是学校组织看电影。

我小时候家里没有电视,我家隔壁是我伯父家,他家有电视,我就经常去看动画片《鼹鼠的故事》,经常看得太晚睡着了,爸妈抱我回来。毕竟是人家的电视,有时候我有想看的节目不能如愿,爸妈就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台电视,20英寸的牡丹牌彩电,价值是1984或者1985的两千九百七十元,那时候我大概四五岁吧,电视还不是家家都有,而且多数人家都是黑白电视,我家的彩电算是非常奢侈了,由此可见我爸妈比较惯着我,一直到现在还是比较惯着我。

其实我家挺穷的,直到我爸妈来锦州之前住的都是他们结婚时的土坯房,我爸妈一直都在很辛苦地惯着我。

小学阶段学校组织看电影,在我们县的电影院,一年大概能有个三五次,每次半天看两个电影,第一个肯定是个爱国主义教育片,第二个是个枪战武打片,这个播放顺序是固定不变的,如果倒过来放,那爱国主义教育片的观众只能是一屋子空气和上千个板凳。

从家里的电视和县里的破电影院里,我看了一些国产电视剧比如《射雕》和《笑看风云》,我看了一些外国电视剧比如《神探亨特》和《侠胆雄狮》,我看了一些国产电影比如《纵横四海》和《黄飞鸿》,我看了一些外国电影比如《追捕》和《天堂电影院》,我也看过一些相声小品魔术杂技动画片二人转等娱乐节目。

在上大学之前,在小县城长大的我,见识是非常短浅的,比如说服装方面我一点都不知道以纯、班尼路这样常见的牌子,更不用说其它大大小小的牌子,关于电影电视明星,那个时候我知道的大概只有赵本山、刘德华这样特别耳熟能详的明星,我不知道奥斯卡,更不知道IMDB什么的,就电视演啥就看啥,赶上看哪段就看哪段,在看的过程中,一点也不关心演员是谁。

看电视播放的电影有个好处,就是绝大多数能在电视台播放的外国片,是非常优秀的,几年以后我才陆续知道,当年在家里电视上看过的很多电影,都是被评价非常高的。

 

我上了大学以后,学校附近有“碟厅”,“碟厅”这个词语用搜狗输入法都联想不到,我想这可能算是当时的时代和环境造就的一个专属词汇。

安达十道街上有十来家“碟厅”,每个“碟厅”有三五个到七八个小房间,每个房间有一台电视和一台VCD,看一个电影三块钱钱起,三人以上每增加一人加一块钱,过夜10元到二十元不等。“碟厅”就像一个廉价旅馆和录像厅的结合体,男生们可以周末看录像过夜放松一下,处对象的也可以有个私密空间。

在安达上学的时候我还没有女朋友,在我的记忆中,安达校区周围连小旅馆都没有,也没有日租房的概念,那时候大家都不开房吗?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因为安达校区很老,老到有的红砖教学楼上还留有字迹斑驳的“无产阶级万岁”这样的标语,情侣之间的行为好像也仅限于拉拉手在一起走,女生们还不会化妆最多擦点雪花膏,我们的行为和校园环境以及学校周边的环境都很般配,小旅馆好像跟这样的学校和学生都不太般配。

在安达的日子里,我跟同学去“碟厅”看过很多当时比较火的电影,一些国内外的脸孔频繁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屏幕上,比如说周星驰和威尔史密斯。

我还记得当年成龙的《燕尾服》刚出现在“碟厅”的时候,这张碟片供不应求,每天从早到晚在各个小房间的VCD里旋转,我们去了几次都轮不上看,一直到现在我还没看过呢。

2009年我回过安达一次,特意去十道街吃当年我和她吃不太起又都想给对方多吃一口的酱牛肉,那个小饭店还在,却没了这道菜。

2009年的十道街已经没有了“碟厅”这项生意,碟厅那一趟平房被对面的高楼显得破旧不堪,散散落落地开着几个卖馒头或者小理发店这样的生意,维持着自己是临街门市房的尊严。

 

离开安达以后,我有了女朋友。

她经常来看我,我们经常住旅店,甚至租过房子。她有一个精致的蓝色德生牌VCD,像cd那么大,我们住在一起的日子里,经常租碟看,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那段时间我们看过什么,但是她看过很多电影,从她的嘴里,我听到了一些外国演员的名字,比如摩根弗里曼,比如威尔史密斯,从那时起,我才有外国明星谁是谁的概念。

我俩都喜欢威尔史密斯,尤其是《黑衣人》,尤其是那个宿命的片尾。

 

到锦州工作以后,我们能方便地使用电脑和网络了,经常看各种电影和电视剧,有一起看的,也有各自看的,看的最多的是周星驰和《我爱我家》,我俩每顿吃饭都会挑一部或者一集周星驰或者《我爱我家》就饭看,这种生活习惯让我有了严重的《我爱我家》后遗症,直到现在,我吃饭的时候,唯一能看的电视就是《我爱我家》,因为我智力低下,仅有一心一意之能,要么看着电视屏幕,要么看着饭碗,看电视和吃饭互相影响难以并行,只有看《我爱我家》,我知道所有的剧情和台词,我知道角色的每一个动作,我几乎不用听也不用看,就能有看电视的效果,又完全不会影响吃饭。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去过电影院,我都不知道这个年代还有电影院,我还以为电影就是在电视上播的呢。直到我和我爱人第一次看电影,在锦州工人文化宫的星恋影城,我才知道电影院还尚存人间,电影票和小零食都很贵,而且电影院里是像沙发一样的椅子,以前我们县电影院的都是老式折叠椅子,我从没见过这么高档的电影院。

2012年,我们在大庆新玛特电影院,看《冰川时代4》,那是我们唯一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在我们分开四年以后,在各自的婚姻之外。

 

我们分开以后,我看过一些电影,有流行的,也有特意去找评分高的,偶尔跟我爱人去电影院看,还是觉得很贵。

有时候觉得什么电影可能比较好,跟小张同时不同地看过几个,还和她一起在她家用电视看过《芳华》,更多的时候,我在零零碎碎的看以前看过的周星驰的电影和一些香港电影,星仔已经变成了星爷,满头白发的样子挺帅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婚姻的原因,感觉他总是特别孤独的样子,在电影之外从没看他笑过。

我现在很少看外国电影了,因为眼睛不好,也不会英语,一直盯着电视看字幕特别累,所以我基本都看国语的。我是真的老了,有时候看缩印图纸上的小字,我得把眼镜摘下来凑到眼前看,我的眼睛开始花了。

我眼睛都开始花了,啥时候能再看见她呢?

 

我看过《焦点》、《汉考克》、《自杀小队》、《黑衣人3》、《全民超人》、《我是传奇》等近几年威尔史密斯的多数电影,多数感觉不咋好看,我只喜欢《我是传奇》,跟新片相比,我喜欢他以前的《我,机器人》、《全民情敌》、《全民公敌》、《黑衣人》、《七磅》、《幸福来敲门》、《独立日》。我想起来了,我第一次看的威尔史密斯的电影就是在“碟厅”看《独立日》,其实《独立日》是1996年的片子,但不管是2001年我第一次看,还是现在复习,我都觉得挺棒的,效果和剧情一点也不比现在的科幻片差。

我等着看《双子杀手》,我还喜欢威尔史密斯,我知道她曾经的样子,她也知道我曾经的样子,等我们再见的时候,我希望她还能依稀看到一点我少年时的痕迹,我还喜欢着从前喜欢的人。

评论(0) 浏览(24)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