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离2022年04月03 腾讯云服务器到期,需提前9天续费还有438天

小张的信

2019-6-13 liukai82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2) 浏览(8)

贴图存证

2018-11-5 hello

[该文章已设置加密,请点击标题输入密码访问]

评论(0) 浏览(323)

猫妈妈

2021-1-8 liukai82

说正经的,我觉得猫一定是把我当妈妈了。

我爱人捡猫的时候,猫还很小,也就个把月的样子,有一只眼是瞎的,身上起了猫癣,毛掉得一块一块的。

它可能是个天生的侠客,像阿飞一样,从小就浪迹天涯。

写下这句话,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我随口说,阿飞是谁的孩子?她随口接,沈浪和白飞飞。

古龙我看的不太多,但是一般也都看过,我知道她说的是《武林外史》中的人物,但我不知道这个人物关系。后来我看过别人对古龙小说人物关系的分析,阿飞确实应该是沈浪和白飞飞的孩子。

说不好是见识还是知识,不管是学习还是扯淡,她知道的东西很多,这个点真的很迷人。

我又仔细想了想,她真的很迷人,她就像个多面手,不管是性格还是表情,内在还是外在,不管你的点在哪,她就能打到你的点上,而且毫不刻意,浑然天成。


猫看起来真挺恶心的,家里有个狗就够祸害人了,我不愿意再整个猫,我说喂喂得了,可我爱人买了不少猫用品,还带它治病,我看这都花不少钱了,别白花了,养着吧。

再说我在家说了也不算。。。。


半年过去了,我成的稀罕这个猫了,程度甚至都超过喜欢狗。

其实吧,它俩我都挺喜欢的,但是狗实在太闹太活跃了,我真怀疑这个狗是一只精神病狗。而猫,一点不夸张,安静得跟死了一样。。。。

但是猫跟我特别好,


评论(0) 浏览(14)

洋洋得意

2020-12-24 liukai82

小张说我洋洋得意的表情很可爱,很幼稚,像个小孩一样。

不过我觉得这个表达也不太能算得上褒义,虽然听上去似乎是褒义。

我也是扔下四十奔五十的人了,还是个男的。却毫无男人该有的魅力,而让人评价很可爱幼稚像个小孩,这让我感觉很没面子。

什么是男人的魅力呢?

我当然也想像乔峰一样,做个名满天下的英雄。

我当然也想像宋思明一样,做个有能力有手段的领导。

我当然也想像刘德华一样,做个家喻户晓的明星。

我当然也想像马云一样,做个一掷千金的富豪。

我甚至想像陈浩南一样,身边有好多以我为中心的兄弟,做个大哥。

很明显我没有那些魅力,没能做个成功的中年男人。

 

扯远了扯远了,我本来是想和小张说,你俩的评价一模一样,洋洋得意。

我的大学在安达十一道街,安达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县级市,唯一能为这里带来一点名声的,是号称养育共和国三代人的红星牌奶粉。红星奶粉也仅是个日落西山的奶粉牌子,前几年改名鞍达奶粉后,市面上几乎都看不着了。

做奶粉的原材料是牛奶,牛奶是牛产的,牛是吃草的,草是地里长的。

从我们学校去十道街录像厅的路上,路边有个不起眼的广告牌,上面有安达的介绍,其中提到安达是世界三大草场之一,吹着唠呗。

有一天,她问我,你知道世界三大草场都是哪不?

她肯定是注意看那块牌子了,她以为这个问题太难了。

我上学时不好好学习,经常去十道街看录像上网什么的,那会我记性还行,这个问题恰好就撞到我的枪口上了。

 

她后来说,那一刻都神了,她眼睁睁地看着我举起三根手指,看着她的眼睛,说,威斯康星州,墨尔本,安达。

她说我得意洋洋。

 

那必须的啊,就这个问题,谁能答上啊,不用说远了,就算是安达人,我估计也没几个知道的,就算是安达的市长也不太可能答上吧。

这太值得得意洋洋了。

而且碰到这种情况,我心里也确实是得意洋洋的。

我确实幼稚。

 

多年以后,我和张健和仁秋在办公室,他俩在猜歌名,我在玩植物大战僵尸。。。。他俩好无聊!!!

张健用手机播一个,仁秋猜出来了,播一个,猜出来了。。。。

张健自以为出了无敌的个大招,说,这个你俩肯定都不知道是啥。。。。

哎你俩无聊就无聊,还非得看不起我。。。。

前奏刚响起一秒,我眼睛都没离开僵尸们,说,寡妇村传奇。

张健说,哎我操。。。。

他话都说不出来,他太惊诧了,也太激动了。

虽然那阵我心澎湃得意洋洋,我仍不动神色地与僵尸奋战,我怕再刺激他他当时就得昏过去甚至脑出血。

但我内心确实是得意洋洋膨胀到极点的。

 

小张又说我得意洋洋,我忽然想起她也这么说过,我想起我有过好多或面上或心里得意洋洋的时候,我不仅觉得我真是幼稚,捡一毛钱也得意洋洋,喝饮料再来一瓶也得意洋洋,学习强国争上游答题赢了都会得意洋洋。。。。

 

我真是不争气啊,有那么一点点小事做得好,甚至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就幼稚地得意洋洋了。一点都没个挣大钱做大事的样儿,一点所谓男人的魅力和能力和抱负都没有。

她们都这么说我了。

 

如果我也学习好,有个好工作,当骨干,当领导,挣得多,事业有成,住大房子开好车,把家人生活都安排的妥妥的,微信头像都是志气满满遥望远方心系天下的样子,是不是我就不幼稚了,就成熟了,更有魅力了?

她就会喜欢我了?

 

我觉得会的,谁不喜欢乔峰宋思明刘德华马云陈浩南这样的男人呢?

小张自己的性格一直像小孩一样幼稚,所以她觉得我挺好。当年她也觉得我挺好,因为她自己也没长大,对成熟男人那样的风格还没概念。

由此想起她,我还是有点不开心,觉得自己确实没能耐,也不成熟,把日子过得跟《装台》里的顺子似的。

不过,我这样的性格,有很多时候也挺开心的。前几天我又把超市算账的表格改了,把在线支付的进货钱加进去,我做了三个小时,做得特别完美,我真是洋洋得意啊,真是做的太棒了,我简直都想给自己颁个奖。今天我把小张家的网络改良了,这个事我也干的特别棒,我用了一个特别简单又特别烧脑的方案(虽然对别人来说可能傻子都能想到),终于实现了电视电脑手机都能看玩客云上的电影,我又想给自己颁个奖。

哈哈哈哈,太多事值得洋洋得意了,如果我不洋洋得意一下,肯定会把自己憋出毛病来。

评论(1) 浏览(42)

他的终点

2020-12-23 liukai82

虽然已是后半夜,再把今天当昨天。

今天是我休假的第一天,中午浩哥打电话告诉我,马哲没了(去世了),问我去不去(随不随礼)。我说去。浩哥说那等大伙有啥行动再给你打电话。

下午四点,我们开车跟着医院拉遗体的车,翻山越岭,拐弯抹角,把马哥送回老家。据说要为他土葬,不火化。

抽会烟,感会慨,随了礼,我们返程,几个同事张罗去吃烧烤,我不爱吃喝,就先回家了。

马哲是在我们厂干活的施工队之一的老板。我认识马哥有四五年了吧,在厂里,他算不上大户,干的都是一些零活,正经整装的活他干不上,不仅是关系问题,从专业角度来看,他带的队伍的力量和水平确实还没到那个高度。但就这样,他挣得也很多,对工资族来说,他称得上是大家大业的。

现在都是浮云了。

昨天星期一,上午大家下楼抽烟时,有消息说马哲脑出血,眼睛看不见了,但问题不大,观察观察就能从急救出来治了。

今天,死讯传来。

后来听说实际是马哲周五晚上喝了两瓶啤酒,拉窗帘时说,我脑袋咋这么疼呢,紧接着轰然倒地。治疗两天,周一上午虽然还是昏迷,数据显示却有明显好转,所有人都放下心等老马进一步好转,没想到他已临近终点。周一下午,他没救了。周二上午,他去世了。听说从昏迷倒下到死,他老马都没再苏醒过,更没能再说一句话。

看着蒙着黑布的老马躺在床上,在那个破败的屋子里,在昏暗的灯光下,我没敢细看,不知道那是不是床,甚至我都没看清蒙着他的布是黑还是白。我就想,老马倒下那一刻,他会不会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终点到了,可是他没能说出来?还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病了就已经昏迷了?如果去世之前,他能醒来,他是会知道自己没救了,还是热情的等着康复呢?如果他能有机会留下遗言,他会想什么说什么呢?他会嘱托妻子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他会嘱托兄弟为他尽孝父母?他会安排他的大家大业?他有遗憾吗?搞工程挣得多,也很忙,操心费力,如果他这时醒来,他会后悔这半生的忙碌吗?如果能重来,终点还是这儿,他会选择怎样的人生呢?

我和马哲算不上特别熟,大多是工作关系,个人感情并不多。他的去世却让我格外的感慨,他的去世让我真正意识到死亡可以这么突然的发生在我的身边,甚至我的身上。老马是77年的,只比我大四岁。以前听过的丧事,要么事不关己只是谈资,要么病人已千疮百孔,像老马这么整的,他真是头一个。前几天我还见过他,我取完快递在楼下抽烟,他路过摇下车窗跟我打招呼。

真不知道哪一面是最后一面啊。

真是非常伤感。

希望等到我的那一天,我心中所想都已实现,心中所念再无遗憾。

或者,给我一点点时间,让我在脑袋里把想的,再想一遍,别像老马这么突然。

评论(0) 浏览(35)

广播

2020-12-21 liukai82

每周二下午电视没有台,广播也没台,现在的小伙伴们是不是都已经不知道这个事了?

周二下午我开车听广播的时候,混乱的杂音让我想起还有这么个事,我忘了从哪看的,说是因为惯例,每周二下午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检修设备。现在并不是那么绝对了,锦州不过有四五个FM电台,在这个周二的下午,仍然有一个台在坚持卖假药。它的坚持是对的,只有这一个台可听,在这个一家独大的下午,它的神药一定有更多的听众和销量,虽然不能普度众生,但我相信它志不在此。

我没看电视,电视台太多了,我想也不会都停掉了。我小的时候,每个周二的下午,是一个个寂寞的下午,电视和广播都一个节目也没有,全是雪花和电流的杂音。

寂寞的周二下午已经成为了历史。

我想记下的是我听广播的经历。

我从高中开始听广播,用的却不是正常收音机,而是学校强制要求购买的一个只能听学校外语广播的收音机,学校的志也不在大家的外语成绩,而在把这个仅有一小块电路板的玩意卖出个学习机的价钱,因为学校的电台就是个摆设,基本不播。。。。当然以我们的素质,播也不听。。。。

不知道谁发现的,把这个残废收音机里的一段铁丝卷成不同的形状,能让它突破学校的广播频率,听到其它的声音。其它的声音,包括模模糊糊的两三个县电台,还有黑龙江电视台的节目。于是我和我的高中同学们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在课堂上,听甄子丹演的精武门,听卖农药,听治性病,尿急尿频尿分叉。。。。

等我上大学了,能听广播的时间更多了,虽然在安达那个小县级市,跟我们县一样,也没几个台,而且内容大同小异——卖农药治和治鸡巴的各种毛病。

一个月生活费五百元的我,曾经攒钱买过一个三百多块钱的德生收音机,它有数字电子调频功能,当年是很高端的,我喜爱极了。由此也可见我的浅薄,因为实际上这个有先进技术的收音机,跟几十块钱的地摊货比,除了品牌和样式,在功能上毫无优势。而且它耗电量极高,用电池用不起,我们的寝室一天又只有早晚给电,听起来很不方便。

从安达搬到大庆,大庆虽然是个大城市,在广播台数量和质量上依然毫无提高。在大庆的日子,从学校南门向西到路口向南走100米路东有个小超市,我俩还在那买过一个小小的收音机住旅店时听,十五块钱,蓝色的,比火柴盒大点有限,后来也不知道丢哪去了。

等我工作了,有电脑也能上网了,我就经常听网络广播了,天南海北,几百个台,选择多了,不过也没意思,因为,经常是一直在换台,想找到更好听的,结果却什么也没听成。

锦州这地方能有五六个电台吧,等我有了汽车,真正听广播的时候又多了,虽然车上有MP3,也有cd,甚至现在还有了联网的语音智能设备,那里有海量资源,但我还是挺喜欢听广播的,因为你不知道广播会说什么,它说什么你就只能听什么,如果听其它那些网络资源,又回到了不爱听的不爱听,爱听的听腻了,换换换,这种恶性循环。

广播里的热心听众们都挺好的,除了卖假药的假听众,虽然我几乎从没打过热线电话,可听他们打电话进去或者通过微信互动,说俏皮话,唱歌,虽然多数都是老段子,唱歌水平也不高,但是,感觉他们特别真诚,真挺开心的。

评论(0) 浏览(35)

闲鱼

2020-12-4 liukai82

挺长时间了,我也忘了是什么渠道,让我看到她的闲鱼,可能是淘宝推送的吧。

我家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比较多,我都上闲鱼卖掉。我也经常买,买卖之间,花点小钱,也挺好玩的。

有时候我也看看她的闲鱼。

她买卖的的频率远低于我,她每天都会看闲鱼,她卖的东西多数都是孩子的和一些化妆品,也有过一次出租房子。

不知道她卖什么的时候和买家争吵起来,买家评论她说很奇怪,她宁可退货款也不肯退运费。

有一次买卖发生了纠纷,闲鱼小法庭判她赢了,她很开心,还洋洋得意地把过程贴出来。

她卖一个吹风筒的时候,用手拿着吹风筒拍照,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手,很瘦,都起倒戗刺了。

一个星期以前,四百多公里以南,她的手可能是起倒戗刺了,除此之外,生死两茫茫。

评论(3) 浏览(67)

英雄迟暮

2020-10-9 liukai82

我最近在看温瑞安的小说,四大名捕系列。

我以前也看过一些,很久以前了,而且看的不全,我打算重新系统地看一遍,于是我先百度了四大名捕系列故事的阅读顺序,大家都说应该从《少年冷血》看起。

看书之余瞎想,我忽然发现,我看过那么多武侠,都是少年和青年的故事,很少有老年人的事,当然也不是绝对没有,一百岁的张三丰还过生日呢。

但是老年人极少,除了一个张三丰,我几乎想不到别人,张三丰也仅仅在《倚天屠龙记》中昙花一现,配角排名10000+。。。。

其余老年人,都算不上老年人了,像黄蓉之父黄药师,电视上看着是仙风道骨的一代宗师,其实他也就三十多岁不过四十而已。


英雄们的人设,都是长得星眉剑目,身怀绝世武功,正当少年好年华,揭露武林大阴谋,成为武林领袖,从此武林平静几十年。英雄死了以后,风云再起,新的英雄粉墨登场。。。。

那英雄们从年迈到死这段时间,他们是怎么过的呢,他们又是怎么死的呢?

除了那些在道上死的,武功再牛逼的英雄,身体功能退化以后,我估计跟我们现在不会武功的人也一样,肯定也是得脑血栓心梗脑梗肝癌肺癌啥的这些毛病。而武侠里的神医们的功夫大都集中在解毒能力上,且均为中医,所以对脑血栓和癌症这样的疾病几乎就是束手无策。

那么,跟我们一样,英雄们也会呼吸不畅、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成为植物人,甚至像吴老二一样栽栽愣愣滴挎框。

 

多么悲哀啊,曾经意气风发名满天下的英雄们,如何面对老年的自己?

评论(0) 浏览(96)

生日

2020-9-22 liukai82

昨天有个同事给我个小米蓝牙耳机,本来是人家买自己用的,没太用明白,就又买了一个别的,把小米给我了。

还挺好使的,还能报电话号码,但是不能报人名。

晚上我就跟小张说别人给我个蓝牙耳机,小张说的大意是本来想给你买一个过生日送给你却又被抢先了。


我自己没拿过生日当回事过。我身份证上写的是10月5号,我妈说实际是11月2号那天是十月初六,报户口的时候你爸记不清就瞎写,我爸表示,那一年的11月2号可能不是十月初六,反正就那前后吧。

直到我用过文曲星,我确认了那年的11月2号和十月初六是匹配的。


前几天小张就说你快过生日了,送你点什么?我说不用啊,我什么都不缺,她简直犯了难。

她过生日我也没送什么,她也不缺啥啊。

我这样的性格可能就不会讨女生喜欢吧,可是我真是不知道如何面对生日,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


小时候我过生日,我妈要是能想起来就给我煮碗面条加个鸡蛋。

后来我长大了,孩子大人都没太在意了。

后来我恋爱了,我们也没太在意,在一起的那几年,一般也就是高高兴兴地一起吃顿火锅什么的吧,打火机和手表是过生日时她送我的吗?我也忘了。

后来我结婚了,还有了孩子。我自己无所谓生日,我也没什么想要的。我爱人过生日,也让我愁,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啊,平时也啥都有,扯这个干啥啊?我们结婚也十来年了,十来个生日,我给买过Xbox游戏机,买过金饰品,给过钱,买过二手电钢琴,我也忘了还有啥了。客观地说,游戏机十年来开机不超过十次,钢琴噔噔噔过几次后现在上面堆满杂物,她有很多饰品,她总买,多数也很便宜,她总在换,我没见她珍惜过哪一个。我儿子过生日,他自己很重视,会提出要礼物,就是玩具,家里会买个蛋糕吃,谁也吃不了几口,剩下的我尽量吃省得浪费。我不知道等他成年他会不会在意生日,会像我俩谁呢。


耳机我也不缺,我家里有线的无线的音箱耳机麦克风扔的哪哪都是,拿同事的玩纯粹就是图个新鲜,有时候我看别人戴着蓝牙耳机对着空气叨叨叨还觉得看起来挺恐怖的。

礼物就算了吧,以后喜欢啥就整啥呗,喜欢怎样就怎样呗,不要非得出难题,因为这题的来由就是莫名其妙的啊。

哪有哪一刻能重来呢?

评论(0) 浏览(107)

打火机

2020-9-12 liukai82

我爱人扔了我的打火机。

前几天晚上我换裤子的时候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去洗澡,第二天早上我穿上裤子把茶几上的东西随手放进裤兜去上班,刚下几个台阶,我忽然觉得刚才放进口袋的好像没有打火机呢,我就又返回去了。

茶几上没有,我爱人还没起床。

我说你看见我打火机没,她说没有,我也没当回事就上班去了。

到单位我仍然很纳闷,打火机咋没了呢?我记得昨晚我半夜回来还在楼下抽了支烟才上楼的,那时候打火机还在呢,如果是上六楼这段丢的,我那个打火机是铁壳zippo的,大半夜的掉地上我不会听不见啊。

我中午回家又找了找,还是没有。我并没有太担心,因为我家很乱,经常有东西找不到的,不急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了。


晚上我半夜回家,我爱人已经躺下了,就在我洗澡那工夫,给我发了一大堆微信,说你那么在乎那个女朋友送的打火机,上边写着with you,我给扔了,你爱咋咋地吧,你要离婚就离婚,要整死我就整死我,为了孩子为了我,我豁出去了。

我看了没吱声。

第二天,我们就像平常一样过日子,就像她没说过我没看过那些话。

回头我看闲鱼想买个同款06年的,没有,我只能上网买了个新的,19年的。


这个打火机是zippo牌的,这款一般叫它古银蓝心,上面有很多心形,另外写着I'm with you。我爱人扔掉那个是我06年过生日时女朋友送我的。

从用这个打火机开始,就不咋好使,总是两三下能打着一下。2008年我们分开。2013年,我知道人家不喜欢我了,我换了个内芯,一打一个。

不喜欢我告诉我,我早点狠狠心换个内芯,是不还能省点火石。


直到现在,我爱人吃醋把打火机扔了,也许她只是藏起来了。

其实她没必要这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打火机的来历都不重要了。我喜欢它,是因为我用了这么多年,虽然哑光都磨成了光面,蓝心早就不蓝了只剩刻痕,打火机一角上还摔了个小坑,但是毕竟我都用了那么多年了啊。我从二十多岁用到四十来岁了啊。跟人抽烟的时候同事都说你烟不好,火机倒是挺好,我真挺自豪的,我能说我用了快二十年了,虽然有点虚头,我只是有点虚荣心而已,再说再过几年不也就二十年了嘛。


我真是舍不得那个打火机,倒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夫妻咋咋地,就是挺难受的,都用了那么多年了啊。

我不讲究吃喝穿戴,也不喝酒打麻将,抽烟也不贵,不管是在单位还是在家,有啥活干啥活,干的好赖另说,能干啥干啥。

夫妻关系不好,原因很多,我跟别人好,我心有愧,你不知道。你撩这个那个,我也没说啥,也当不知道,我也希望你开心点。我不希望大家都不开心,孩子和家庭条件我们也都在努力,我们个人和家庭都很传统,我们都不想离婚。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忍受你买买买喝喝喝作作作,为什么还非得跟我的打火机过不去呢?

张国荣说,我一生没做坏事,为何会这样?

放心吧,我死不了,我死不起。我就是心里难受,自己跟自己念叨念叨。

评论(0) 浏览(116)

周星驰

2020-9-3 liukai82

有一天我跟小张聊起周星驰。

她没看过多少,我差不多都看过吧,除了这几年星爷不出场的。

我很喜欢周星驰,以前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没有电视,吃饭的时候看电脑,几乎只有两个选项,一个是周星驰,一个是我爱我家。

江湖上有过一句对星爷的评价说,一年一影帝,百年周星驰。

他的搞笑,他的孤独,他的低调,他的小气,他的从容,甚至他老了以后花白的头发,都让我很迷恋他,崇拜他。觉得星爷是一个里程碑一样的人。


我第一次看周星驰的电影是97年还是98年我忘了,在大伟家饭店的大厅,大伟,我,还有董双,一起看大话西游。好像那天看的是粤语版的,因为我记得董双说自己跟不上看字幕的速度,看的很无聊。我从小热爱看小说,虽然近视,却有一目十行的能耐,那天下午的大话西游我看得津津有味,虽然那时的我还不能领略那个深情而悲伤的结局。

初高中的我对明星这个词毫无概念,直到我上大学以后,在安达十道街的录像厅,我才知道演员周星驰,才知道大话西游被大陆人民认为是经典之作。据说港台人民不太认可大话西游,他们认为少林足球才是最棒的。

二十多年过去了,自上班以后,我和大伟没见过几次,但一直有联系,他说跟董双基本断了,前几年董双回东北见了一次,开个奔驰,神神叨叨地说自己在北京做某个啤酒的代理商,感觉大家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上大学那几年,可能也是星爷最露脸的几年吧,我们都热爱周星驰。那时候星爷还没有现在这么老,人虽然很火,但还没有现在神一样的高度,所以他还是大家的星仔。

电影中离谱的剧情,星仔夸张的语气和表情,让我们爆笑不已。即使是他扒着嘴巴面露惊恐倒吸一口冷气这种我们都已看过好多次的样子,我们依然感觉真是有趣啊。

那时的我们笑点真低啊。


直到现在,同事说我的笑点已经高不可攀,说我说什么都不笑难辨真假,我仍然经常看周星驰,即使看不上星爷这几年的片子,我仍然经常看星仔以前的的电影,我确实不会笑,我看得很沉默。因为现在人们的笑点太高,星仔当年的无厘头,现在看起来确实过气了,从拍摄手法和内容来看都过气了。这一点,看八九十年代黄百鸣他们那些贺岁片,或者看七八十年代的武打片,尤为突出。

什么也抵不过时间,再经典的人或事,都不过是岁月长河中的一个瞬间,就像小时候捡的电影胶片中的一帧。


这并不是我的结论。

我的结论是,以前我认为星爷是座里程碑,是一个经典传奇,现在我不觉得他有那么高大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喜欢星爷,只是因为我们彼此在这个时代相遇。就像我喜欢星爷和金庸的武侠,但我不喜欢掏粪男孩和鹿晗,就像我的爸爸妈妈不喜欢武打片和周星驰(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疯子演傻子看),但彭丽媛和李双江是他们的偶像。这不是谁阳春白雪谁下里巴人的境界高低不同,只是时代不一样了。

这就是代沟,作为一个中年人,恰好应当理解代沟的由来。

评论(0) 浏览(116)

租房

2020-8-4 liukai82

我又把锦炼新村的房子租出去了。

锦炼新村的房子出租十来年了,有过不少租客,基本都是辽工的学生。

这次的租客是个女孩,家是郊区的,高中毕业来市里打工,没钱,而且傻的厉害。

我要的房租并不贵,而且房屋条件还过得去,我想年租,起码半年租。可是她没有钱,论月付还想等开支再给。我真想告诉她,滚犊子。。。。

可是今年流行肺炎,估计学校开学也不能让学生出来,锦炼新村这院里闲房子还多,我想了想还是忍了,月付就月付吧。

然后这个傻孩子还不想付押金,几百块钱而已啊,我连房子带家具电器的都给你用啊,而且我还得用押金去给你交水电费啊。。。。

我感觉跟这个傻逼没法交流,我说别租了,最后她还是付了押金和一个月的房租。

她去广告公司(其实就是个做牌匾广告传单名片的店)打工,一个月一千二,我寻思这么大个人了,就算是打杂也不能给这么点钱啊,这不是糊弄傻子吗,这都得遭报应。。。。

后来听她说没去广告公司,去了个烧烤店当服务员,下午一点到半夜一点,一个月一千七,管饭。

我一合计,刨了吃饭,一个小时不到五块钱,这老板还得遭报应。

 

我不愿意出租房子,太操心,可是为了生计无可奈何,好赖能把银行利息勾回来点啊。

多数租房的人走了之后,我都得用四五天抽空去打扫房子,那房子祸祸的都不如我家楼上养狗的环境,我真是一丁点都不夸张,一个个在外边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吃饭的碗从来不洗,内衣不洗,厕所不刷,总之,他们就从来不收拾身躯附着之外的东西。

为什么我租房子或者自己住的时候不会那么脏呢,我自认为我根本就不算个立正人,但是我也远达不到这么窝囊啊,那叫个人呆的地方,他们自己不恶心吗?

而且这些傻逼完全感受不到尴尬。

曾经有对情侣租房,退租的一两天前和我结账,我去了。

我和租房的男生还有他的一个男同学说话,卧室的门开着,在我的角度看不到卧室里的情形。

我看着满屋狼藉,寻思你们也快滚蛋了,我也没说啥,只是想看看屋里有啥破损的没。

我没想到卧室有人,我就走到了卧室门口。

情侣之女生穿着个胸罩还是个吊带,蓬头垢面地靠在床头玩手机,被子随便搭载身上,两条大腿在被子外边,不知道穿没穿裤衩,被子倒是把逼盖上了。

我到门口一愣没进去,她也抬头看了我一眼,根本没屌我,接着打她的王者荣耀。

当时我感觉,屋里这四个人,就我尴尬,就我小心眼。

 

这可能也是代沟。

 

这么多年,只有过一个女生,交钱爽快,就问了一句,我想简单收拾装修一下行不?

租房期间爽快,从来没找过我今天说没带钥匙明天说下水堵了的。

退租爽快,屋里收拾的比我自己收拾的还干净,确实给简单装饰了一下,还把原来的旧地板给贴了一层地板贴,老带劲了。

女生长的也好看。

这样的人到哪都招人喜欢。

评论(0) 浏览(139)

 载入天数...载入时分秒...
Powered by emlog